热点资讯

你的位置: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 > 房屋 > 明末清初大画家项圣谟、项元汴与“天籁阁”藏品

明末清初大画家项圣谟、项元汴与“天籁阁”藏品


发布日期:2023-09-14 17:55    点击次数:156


明 项圣谟 大树风号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此图是一幅寓意哀痛祖国的东说念主物画,是项圣谟在明王朝陶醉以后创作的,抒发了他对祖国的哀痛和寄予着深千里的哀念念。图中近处陂陀上古树一株,参天自在,树下一老东说念主携杖背向而立,仰首纵眺远方青山和落日余光,游荡行吟,似不忍离去。图右上作家自题七言绝句一首:“风号大树中天立,道尽途穷四海孤。短策且奴隶旦莫(同暮),痛定思痛望菰蒲。”古树的形象塑造较着独到,配景简真金不怕火空旷,像是阅尽沧桑,饱经沧桑,树叶虽经霜雪的恣虐,飞动罄尽,关联词却傲然挺立,有一种弗成屈服的内在精神。通盘画面包括诗题,给东说念主一种千里郁、悲愤、荒原、隐衷之感。

明 项圣谟 蒲蝶图 纸本墨笔 111.8×57.8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项圣谟(1597-1658),明末清初画家,初字逸,后字孔彰,号易庵,别称胥山樵、逸叟等,浙江嘉兴东说念主。祖父项元汴,为明末有名字画保藏家和画家。伯父项德新也善画。他受家庭环境熏染,从小青睐绘图,才华早露。项圣谟善画山水、东说念主物、花草,尤以山水见长,不受其时多样宗派的影响,而于我方的家藏中,平直向古东说念主学习,无为地接管前东说念主的创作训戒,山水画融汇了宋东说念主用笔的周全严谨和元东说念主的韵致,笔法美艳,布局打开大合,富于变化,非常对乔木的描摹,寓巧于拙,形象较着浓烈。尤喜画松树,有“项松之名满东南”之誉。

明 项圣谟 大树风号图  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项圣谟曾由秀才而被荐入国子监为太学生。崇祯元年(1628)被召入宫廷,为皇帝绘九章法服。他对明代晚期官场的腐臭阴暗甚为发火,不久即回到家乡,与董其昌、陈继儒、僧智弦及他的妻伯李日华等前辈以诗画相来往。项圣谟对其时东说念主民的贫困十分怜悯,有《甲子夏水图》、《乙丑秋旱图》、《六月鸣风竹图》、《群雀稻蟹图》等诗画作品,记载了其时东说念主民际遇当然灾害的难懂困苦生涯,泼辣地月旦、揭露了官僚豪绅对农民的层层盘剥。他异常讲理国度和民族的安慰,明王朝褪色后,顺治二年(1645)清兵大举南侵,于农历闰六月二十六日攻破嘉兴府城,项圣谟使命老母捎带妻子避祸。悉数祖父所遗下的多数古代法书名画等文物,有的毁于战火,有的为清兵所掠,国破家一火,使他泣如雨下,从此以后,将满腔悲愤,寄予于诗画创作。有名的《大树风号图》,寄予了他对祖国山河真切的哀痛和无穷的哀念念。《天寒有鹤守梅花图》标明了他握之以恒的心志。作品自明一火以后,不再署以王朝年号编年。清顺治十一至十二年(1654-1655),他曾到福建旅行,创作有《闽游图》。顺治十四年又到苏州旅行,次年病逝于家。有《朗云堂集》、《清河草堂集》传世。

嘉兴大藏家项元汴夙昔将仇英请在家中客居作画,前后优胜相待十几年,仇英恰是在项家有契机遍看了此东说念主顾惜的历代名画,摹仿之后处处为己所用,画技精进。《汉宫春晓图》卷后,项元汴题记称值价二百金,而他记载我方收元画不外用了“三十金”。

明 项圣谟 孤山放鹤图 台北故宫明 项圣谟 雪影渔东说念主图 纸本设色 74.8×30.4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 项圣谟 山水图 辽宁博物馆藏

项圣谟祖父 项元汴

项元汴(1525-1590),字子京,号墨林,别称墨林山东说念主、墨林居士、香严居士、退密庵主东说念主、退密斋主东说念主、惠泉山樵、墨林嫩叟、鸳鸯湖长、漆园傲吏等,浙江嘉兴东说念主。明国子生,为项忠后裔,为明代有名鉴藏家。项元汴还是购得一张古琴,上头刻有“天籁”两字,于是他将我方的书房取名“天籁阁”。

明 项元汴 仿苏轼寿星竹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

项元汴厌倦科举进修,淡于宦途仕进,朝廷征召他入仕为官,他王人坚辞不去,而把终身的元气心灵王人进入到观赏、保藏文物上,他是我国古代最有名的保藏家之一。他家资饱胀,所保藏的古代法书名画以及鼎彝玉石,数目之多、质料之高,无出其右。项元汴储藏法书名画丰厚,熏习既久,字画自通,山水画学黄公望、倪瓒,尤醉心于倪,擅画山水、花草,有恬淡疏落之趣,是有名的吴派画家。他的书道俊逸古雅,笔致踈秀,题画作跋,神合臻境。他还著有《蕉窗九录》,“唐伯虎点秋香”的故事就出自书中。

明 项元汴 梵林图卷 纸本设色 25.8×86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

“天籁阁”保藏 的名画有:韩滉的《五牛图》、李唐的《采薇图》、杨无咎的《四梅图》、赵令穰的《秋塘图》、马和之的《唐风图》、赵孟頫的《鹊华秋色图》、王蒙的《稚川移居图》、钱选的《浮玉山居图》、张渥的《竹西草常图》等。

项元汴倾几代家产、终身之力计较的“天籁阁”顾惜,在他身后还不到60年,就于清顺治二年(公元1645)清兵进入嘉兴时,被清兵千夫长汪六水掠去。这些桂林一枝,除一部散播落民间外,大部零散典籍和字画被存入了清廷内府。东说念主们今天看到的很多“天籁阁”顾惜字画,王人钤有“乾隆御览之宝”之类的保藏印,等于那次被抢劫入宫的。清朱彝尊曾有诗云:“墨林遗宅说念南存,词客留题尚在门。天籁典籍今已尽,紫茄白苋种诸孙。”